自媒体时代:死去的不是传统媒体,而是不专业的媒体

2017-02-13 14:07 冰川思想库
  • T大
null


【冰川思想库助理研究员 陶力行】

在自媒体市场鱼龙混杂的今天,谁又是“内容为王”的时代担当?换言之,我们将以一种怎样的标准,在这众多的自媒体中区分专业与非专业?

凤凰网作为中国领先的优秀门户网站,她始终坚持“有温度、真性情、敢担当、有风骨”的新闻理念,并因在内容领域多年深耕而将自身打造成一块“金字招牌”。凭借凤凰网在新闻内容领域的公信力,来为当今混杂的自媒体市场树立标杆,帮助广大内容用户甄选品牌,这是完全值得信赖的。因此,2017年2月18日,凤凰新闻、一点资讯将携手凤凰卫视共同举办一场自媒体的“华山论剑”,各大传统媒体、新媒体大佬到此切磋武艺,畅谈自媒体时代的新走向。欢迎大家关注2017自媒体盛典,感兴趣可将个人信息发至zmt@ifeng.com报名参与,或关注凤凰风直播的现场直播。

2011年2月的某个下午,我偶然参加了一场由晓风书屋举办的闾丘露薇新书发布会。在惯例的读者互动环节,一位年轻的报业记者向闾丘露薇发问:很多人说传统媒体将面临重大危机,因为媒体的身份似乎正在从机构过渡到个人,未来将会是一个自媒体时代,你怎么看?

我已记不得闾丘露薇当时的具体回答,但她的说法大致可以被归结为:传统媒体和自媒体之争并非什么重要问题,重要的是媒体的从业者是否做得足够专业,最后留下来的会是那批做得最专业的人和机构。

闾丘露薇说得对,但与其说我同意她的判断,不如说是过往几年传媒行业的走势印证了她的观点。

【传媒业的兴衰】

过去的三五年里,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升级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媒体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以报纸、杂志、电视等为主的传统媒体——如果“传统媒体”这一说法存在的话——可谓全面衰退。就我熟知的纸媒来说,前年休刊的就有《程序员》《上海商报》《今日早报》等,去年休刊的有《外滩画报》《都市周报》,而《京华时报》《东方早报》也在今年一月份开始休刊。



null

现代媒体的本质就是,以有效的方式将各种资源整合,通过专业渠道提供信息或咨询服务。

既因技术或渠道壁垒造成的市场垄断,也因法律政策导致的行政垄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信息的生产方和接收方并非对等,前者——即我们所说的传统媒体——一直处于强势方。

在这种情况下,信息和知识相对来说都还稀缺。若要获取这些内容,人们就得想尽办法,采取主动摄取的方式。虽然媒介无处不在,信息和知识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在形成积累,但出于效率的考量,当要直接了解外部世界动态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是会直接诉诸于尚处强势方的报纸等媒介。

然而,互联网技术催生的一批诸如网易、搜狐、新浪那样的门户网站改变了格局。



null

▲门户网站将阅读从线下引至线上

从现行法律法规来看,门户网站虽然没有“采编新闻”的许可,但因摆脱了地域的限制,他们能将散落在各行各业各地的媒体集结起来,成为自身的信息供应商。也因此,信息传播的强势方从媒体机构转向了这些信息渠道商。

在过去,文字、声音和影像等媒介要素即便不是完全分离也是相对独立,受众会根据自己的特定偏好从相对独立的渠道获取内容。不过,当新技术将这些要素整合在PC这一端口时,一部分人的阅读和观看习惯从线下转到了线上。

PC能够带来丰富的体验,不少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这一媒介形成了强烈的依赖感。这不足以摧毁传统媒体行业,因为信息接收的方式并没有太大改变。毕竟PC携带并不方便,大部分人依旧是在固定场所、固定时间段内接受信息。在远离电脑桌的环境下,纸媒依旧发挥着必要的功能。

但是,移动互联技术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网络的覆盖面从固定场所蔓延至整个生活空间,与此同时,网速的提升又充分拓宽了手机应用的可能性。人与信息和知识之间逐渐形成的无缝对接,导致人们获取信息的场域界限及时间界限几近消失。直接结果就是彻底改变甚至倒转了信息生产方和接收方之间的不对等关系。



null

▲移动互联时代撼动媒体格局

由于移动互联的充分开放性,一个人只要拥有智能手机,他就既能成为信息的接收者,也能成为信息的发布者。在这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成为了某个独一无二的媒体或品牌。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信息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个体无时不刻地被曝露在信息洪流之中。

自此,我们进入了自媒体时代。

【“自媒体时代”的担忧】

自媒体时代的信息获取方式发生了骤变,这引发了知识阶层的担忧。

当每个人都成为信息制造者的时候,信息变得既庞大又碎片,人们的注意力开始被消解。与此同时,移动互联一方面使得人与信息之间的对接更加紧密,另一方面,也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变得更加频繁,即我们变得更容易被他人影响。

在过去,每一个个体都有多重身份,在不同场合扮演不同角色,互不影响。但是进入自媒体时代以来,因为社交网络的透明化,多重身份之间的界限开始模糊。当原处不同层次的共同体被打通,信息只要能在个体与个体之间达成共感,那么就会更容易在网络间形成病毒式传播。



null

▲福岛事件导致食盐疯抢

比如,2011年福岛地震导致当地核电站泄漏事件,地理位置上身处“遥远”的中国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在一条短信“如果实在不放心,可服用一定的稳定性碘来预防”的蛊惑下,服用碘盐可以预防辐射的信息通过手机网络迅速传播开来,结果在全国不少地区导致了短暂的“盐荒”。

在这种情况下,知识与谬误,真相与谣言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可谓是平起平坐——这也正是知识阶层所担忧的地方。在他们看来,大众总是在观念上堕落,缺乏判断力,他们会天然地被情绪所主导,会天然地选择那些极端的观点。

知识分子尤其担心,当原来“专业”的传统媒体被身边的“不专业”的自媒体取代之后,公众的舆论环境会变得急剧堕落化。新闻业到处弥漫着一股“新闻会死”“新闻将死”或“新闻要死”的情绪。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一切开始洗牌】

当我们相信传统媒体要被自媒体击败,散布着“新闻要死”的情绪时,发生了马航MH370失踪事件。

2014年3月8日00:42,MH370航班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计划06:30在北京降落。01:20,航班在马来西亚和越南的交接处与胡志明管控区失去联系,且并未收到失踪飞机的求救信号。

在接后的两天里,国内媒体一筹莫展,除了能在微博上点点蜡烛,祈祷航班归来,提供不了任何有效的咨询,既无来自政府方的消息,也无来自专家分析。但是海外媒体的表现完全是另外一种样态。

包括CNN、路透社、美联社和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通过其广阔的渠道,及时获取了来自有关飞机的卫星数据,并且组织专家团进行分析。专家根据采集到的数据和多普勒效应,推测马航最终消失于太平洋,快速地向公众发布了非常专业的科学分析。效率比马航政府快出n个数量级



null

▲在MH370失联事件中,西方媒体尽显专业本色

这场事件中,自媒体的参与度几乎可以被算作零,同时也提醒我们,或许要死的不是新闻,也不是传统媒体,而是不专业的媒体。

为什么人们容易被谣言蛊惑?因为没有权威存在的时候,固定的阅读路径并不存在,公众并不知道如何选择正确可靠的信息。那么为什么没有权威存在?我以为其实是因为媒体的不专业使得自己无法成为权威。

长期以来,我们所阅读的那些媒体一直发展缓慢——当然,这一缓慢并不仅仅是和媒体机构有关,还和其它种种不可言说的东西有关。无论其对于市场的反应,还是就自身知识的更新而言,传统媒体都处在一个不敏感的状态。所以即便做的不专业,也不会死亡。

但是,新技术的快速更新打破垄断格局后,并不会给他们太多机会,新技术在倒逼他们做出反应。这些大机构有三条路可以走:业务升级,即变得更加专业;业务转型,即利用原有资源发展新业务;以不变应万变,最终被淘汰。

当媒体人所处的是选择走第三条路的机构时,他们就会主动跳出,做“自媒体”。这些自媒体有小到三五人组成的评论群,也有中到十几二十人的研究机构,还有大到百人的公司集团。若他们能迅速反应,凭借着自己的专业技能一旦形成专业权威,就能够让读者从庞大的信息流中形成固定的路径依赖,从而崛起于芸芸众生的信息供应者。

我以为,专业化,非常专业化,最好的专业化才是唯一的出路。而这并不是只适用于自媒体时代的规律,还是适用于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法则。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是各种类型媒体并存的时代。这些媒体有些只是昙花一现,而有些或许可以成为百年老店。对于媒体的区分,与其采用新旧话语,我以为,或许以专业和不专业来区分会显得更好。

当我们打开微信公众号或者手机内的app,我们可以发现,目前,每一个尚存的公众号都有自己的主攻方向,他们所提供的内容在类别上专一、渗透且影响深远。我以为,这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实力与专业,在与外部形成互动以后所被“倒逼”出来的结果,是各自媒体经自然选择之后精简出来的策略所致,而我以为这是在为所有场域内的参与者提供福利。

当你提供的福利越好,别人越信任你,而这,不也正好印证了闾丘露薇最初的那番预言吗?


null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