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独家 | 人工智能来了,连笔迹鉴定师的饭碗都保不住

2019-02-11 12:08 独角鲸工作坊
  • T大

【摘要】笔迹识别技术就像摄影的像素,像素越多,图片越清晰。智能软件获得的数据和分析的点越多,对笔迹的识别就越准确。现在,这样的智能软件不仅能识别手写数字,还能识别各种手写文字(笔迹),甚至早就应用于识别物体、图像等。




null

▲2008年11月7日,南京市南师大司法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利用拉曼光谱法来鉴定笔迹及印章形成时间。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撰文/张田勘


最近,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受理一起案件。李某是广州地区较有名气的书画家,在广州开设了一家美术馆。李某早年的徒弟陈某是美术馆的法定代表人。期间,发生了陈某与王某签署借款500万的合同中,陈某冒充李某在担保人一栏签名的事情。后来,王某据此要求李某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


由于种种原因,直到执行阶段,李某才得知自己背负了500万元人民币的债务本金及其利息。由于过了再审期限,李某遂向检察院申请监督。检察院认为,有必要对借款合同中“李某”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 


笔迹鉴定的结果显示,借款合同中“李某”的签名不是李某本人所签。该案遂启动再审程序,得以改判,李某本人及其经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得以保障。


最近有关笔迹鉴定,更生动的是来自央视的报道。


《机智过人》栏目报道,由演员韩雪签名一份,中央美院一名专业模仿老师模仿韩雪4份签名。结果,智能鉴定“笔迹精灵”又快又准,在5份签名中鉴定出真实的韩雪签名,而两位在司法笔迹鉴定中屡屡获胜的专家却败走麦城。




null

▲网传演员韩雪签名。


汉武帝:笔迹鉴定第一人


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拉丁文和阿拉伯文,简单而言,这些在书写中形成的所有个人特点就是笔迹。笔迹一词在中国出现最早,又称手迹、手书、笔、书、墨迹、墨宝等。笔迹是根据文字符号的书写规则,运用书写工具,通过书写活动在书写面上形成的痕迹。


笔迹很早就进入法律领域,成为民事和刑事鉴识的一种证据。《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大全·文件检验》对笔迹定义有两种:一、按个人所理解和掌握的文字符号的规则,运用书写工具,通过书写活动形成的书写动作痕迹;二、通过书写活动形成的具有个性特点的文字符号的形象系统。


公元前2世纪,汉朝就开始采用笔迹鉴定解决诉讼纠纷、决狱断案。


最早采用笔迹鉴定的是汉武帝。汉朝中后期,汉武帝谋求长生不老,怪力乱神应运而生。有一个叫李少翁的方士晋见汉武帝,称其通鬼神之术,能让汉武帝重见其十分宠幸的已故妃子王夫人。李少翁请了一男一女两名群众演员,点燃灯火,把两人的影子投射到帷幕上,请汉武帝远远观看,称这一男一女就是灶神和王夫人。


汉武帝深信不疑,封了李少翁一个文成将军,随后要让少翁请神仙来相见。李少翁左支右绌,找了一卷帛布,自己在上面胡乱写了一些谁也看不懂的文字,藏在牛肚里,对汉武帝称,这头牛古怪,肚里可能有天书。


汉武帝下令宰牛,果然从牛肚子里找到了一卷帛书。汉武帝研习起来,上面的文字一句不懂,但又感觉这些文字似曾相识,就把李少翁平常写的文字与帛布上的文字对比,发现很多文字极为相似。然后汉武帝严审李少翁,真相暴露,李少翁当然身首异处。这一事件被司马迁载于《史记》,遂使汉武帝成为中国历史上笔迹鉴定断案第一人。




null

▲皮影戏的出现可能与李少翁有关。


怎样进行笔迹鉴定


笔迹鉴定要运用生理学、心理学、语言学、文字学、物理学及其他相关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对诉讼中所涉及的可疑文书物证进行分析、鉴别。


书写需要通过大脑指挥手操作,因此右撇子和左撇子写出来的字有一些笔画并不一样,这是生理学的基础。


由于大脑在指挥书写,人在热恋兴奋时写的情书会龙飞凤舞,在悲愤时候写的字又可以力透纸背,这是心理学的基础。


人在书写练习过程中,大脑皮层接受一定顺序出现的复合刺激,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暂时联系(条件反射)系统,经过反复的书写练习刺激,形成书写动力定型。这既有生理和心理的因素,也有物理因素,即力量的使用等。


这些因素奠定了笔迹鉴定的科学基础和原理。但在具体鉴定中,还要依据某一文字,如中文书写的共性和个性,提炼出某些可识别的笔迹特征进行归纳和区分,才能进行鉴定。


笔迹鉴定首先依靠笔迹特征,笔迹特征可分为一般特征和个别特征。一般特征包括笔迹的熟练程度、大小、间隔、倾斜度、连贯性、均匀程度、字型和压力的大小等;笔迹的个别特征有运笔、搭配比例、笔顺、字的写法、标点符号的写法等。


司法中的笔迹鉴定能够予以实证和广泛应用的笔迹特征主要有:书面言语特征、文字布局特征、书法水平特征、字体字型特征、写法特征、错别字特征、笔顺特征、运笔特征、搭配比例特征、标点符号及阿拉伯数字特征和字的神韵特征等。


进一步归纳,汉字的笔迹特征可以有如下内容:


首先是书写时的全篇布局,包括空白边、行距、字距、签名、格式、标点符号、运笔走势、笔压、速度、字体倾斜、字体大小等;


其次是字的书写,包括运笔流畅程度、字体的外型轮廓(方形、圆形、长形、扁形、梯形、倒梯形、横梯形、不规则形、放射形、中空形)、字体的不同结构的部位特征等;


再次是字的偏旁特征和字的线条(笔画)特征,包括点、横、竖、撇、捺的写法;最后是局部特征,包括起笔、运笔、收笔等。




null

▲网传的笔迹鉴定文书。


笔迹鉴定与龚如心财产争夺案


龚如心生前是香港华懋集团主席。2007年4月,龚如心病逝,其生前2002年签署遗嘱将近千亿港元财产的绝大部分赠予香港华懋集团的华懋慈善基金,用于慈善事业。


但2007年10月,与龚如心生前有密切交往的香港风水师陈振聪上诉香港特区高等法院,称自己持有龚如心2006年签署的一份遗嘱,是龚遗产的“唯一继承人”。由此掀开了华懋慈善基金与陈振聪对龚如心巨额遗产的争夺案,双方诉诸法庭的证据之一,是龚如心留给陈振聪的遗嘱是真是假,其中关键因素是龚如心和见证人的签名的真伪。


在2006年的遗嘱上确有龚如心的签名,还有一位见证人王永祥的签名。华懋慈善基金聘请了中、英笔迹专家进行鉴定。其中英国专家是罗伯特·拉德利(Robert Radley)。鉴定2006年遗嘱上的龚如心和王永祥的签名是真是假需要二人大量的签名来与遗嘱上的签名比对,这就是笔迹鉴定中最关键的比较检验。


见证人王永祥提供了35个签名样本,经鉴定,拉德利发现遗嘱上王永祥的签名与其签名样本有18处不同地方,华懋慈善基金提供了188个龚如心签名样本,其中大部分是龚如心生病住院前的签名,拉德利发现遗嘱上龚如心的签名与其签名样本有20多个不同之处。


例如,在2006年遗嘱上王永祥的英文名字签名Winfield的“W”字弯曲非常顺畅,似是以手指力度签出;签名样本中的弯位却像“V”形一样弯曲,似是以手腕力度签写。


另外,遗嘱上“F”字的直线,也比样本上直线较为垂直。另外,2006年遗嘱上的王永祥签名收笔比较用力,而且笔划较长,相反,其他签名样本的收笔则较细致,力度较轻。


而且,遗嘱签名中“N”与前面的“I”字相连,而部分签名样本“N”字则是独立写出的。


还有,样本上身份证号码的数字和英文字母比较顺畅,但遗嘱上的字母文字如“D”字及“0”字出现极大差别,显然是冒签者需要经过思考后才写出的。


这些证据涉及笔迹中的字体的外型轮廓、起笔与收笔、运笔流畅程度、运笔的力度和速度、标点符号及阿拉伯数字特征,在这些方面,遗嘱上的签名与样本签名都有很多不同。


对此,陈振聪聘请的笔迹鉴定专家保罗·威斯特伍德(Paul Westwood)也予以了解释和反驳,但其中一些解释并不能自圆其说。


例如,威斯特伍德称,2006年遗嘱上王永祥签名的“W”字起笔一划与样本相似,但是拉德利指出,样本中“W”起笔一划有勾、有的没有勾,即使有勾也有大勾和小勾之分,因此威斯特伍德所指的“相似之处”并不成立。


华懋慈善基金聘请的香港本地笔迹鉴定师李志强也在2006年遗嘱龚如心的签名上发现了至少有9处异常,与龚如心的188个签名样本不符,这些不符也涉及外型轮廓、起笔与收笔、运笔流畅程度、运笔的力度和速度、标点符号及阿拉伯数字特征等,因而认定2006年遗嘱上龚如心的签名是冒仿或伪造。




null

▲龚如心和风水师陈振聪,陈被指控诱使龚如心订立遗嘱


智能笔迹鉴定让笔迹鉴定师失业


在《机智过人》节目中,为何笔迹精灵高过人的笔迹鉴定者一筹?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工智能采用的是大数据分析。它把韩雪签字的笔划分解为1秒200个点进行数据采集分析,根据每个点的压力值、书写时顺序的清晰度等,将所有点的数据结合在一起综合分析,从而得出结论,其识别率、速度和准确性都胜过人的笔迹鉴定专家。


实际上,20世纪80年代末,一些科学家就设想教会人工智能来识别笔迹,首先是让人工智能来识别手写的数字。1989年,一名叫杨立昆(Yann Lecun)的法国科学家就已把这个设想变成了现实,他发明的计算机软件(智能软件)能更准确地识别手写数字。


每个人手写的数字(笔迹的一种)各不相同。研究人员首先收集无数人手写的0~9的数字,并分类拍摄下来,输入计算机。然后采用大数据分析,对大量的数字的特征进行归纳,逐渐地把数字的特征识别出来,尽管不同的人字迹不同,但数字还是存在共同点。例如,数字9可以看作由0和1组成,数字8可以看作由两个0组成。


此外,研究人员再让计算机采用“卷积神经网络”来帮助识别手写数字。卷积神经网络有很多层,每一层会识别手写数字的不同特征,层数越多,识别的特征也会越来越细致,可以从更多的角度来区分这些数字。当计算机利用卷积神经网络技术对手写数字进行无数次识别之后,准确率也会越来越高。


这样的笔迹识别技术就像摄影的像素,像素越多,图片越清晰。智能软件获得的数据和分析的点越多,对笔迹的识别就越准确。现在,这样的智能软件不仅能识别手写数字,还能识别各种手写文字(笔迹),甚至早就应用于识别物体、图像等。


当然,无论是人类专家还是智能软件,对笔迹的识别只是司法证据之一种。


在华懋慈善基金与陈振聪争夺龚如心财产的案件中,即便认定陈振聪出具的2006年龚如心的遗嘱签名是仿冒的,也并非只是根据唯一的笔迹证据判定陈振聪败诉,而是根据其他证据,如龚如心的一贯为人与其遗嘱是否相符,遗嘱是否在当事人清醒状态下所立,立遗嘱人是否对遗嘱内容存在重大误解等。


人们都知道龚如心非常热心慈善事业,多次表示要把遗产捐献给慈善基金组织。但2006年的遗嘱内容是将全部财产赠与陈振聪,这显然与龚如心的为人不符。


此外,龚如心信风水,很有可能被风水师陈振聪所利用,乘龚如心在迷糊状态下在遗嘱上签字,这也不能代表龚如心处理遗产的真实意思。即使龚如心在遗嘱上的签字是真的,法庭也不会承认这一遗嘱有效。


2013年7月5日,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判决,陈振聪因伪造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遗嘱和使用虚假文书两项罪名成立,判处陈振聪监禁12年,并支付200万港元初级侦讯讼费。此外华懋基金还向陈振聪追讨逾4亿港元巨额诉讼费,香港税务局也在案中查出陈振聪拖欠了高达3.4亿港元利得税和物业税,将一并追讨。




null

▲陈振聪


版权声明:本文仅发布于凤凰网大风号,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