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地球的人,当不上自己国家总统?只因家人处处挖坑

2017-01-12 16:46 火调歌头
  • T大
null

他曾是地球掌门人,刚刚表达出参选韩国总统的意愿,就被曝光家族成员涉贪腐遭到起诉,西方媒体的黑材料也是铺天盖地。

潘基文这个年可能过不好了。

正在他从联合国秘书长任上“退休”,准备12日回国迎接广大选民的欢呼、“以身许国”的时候,韩国及欧美主流媒体11日报道,纽约法院10日以行贿罪向潘基文的弟弟潘基尚和侄子潘周贤提出指控。

加上去年底被指控受贿23万美元的传闻的影响,潘基文的支持率从遥遥领先跌到了第二。

潘基文决定回到阔别十年的韩国政治中时,他就应该做好被放在聚光灯下的准备,实际上,将他的优点和缺点放在一起,却能够看出一个有趣的现象:也许他能够以勤勉的工作推动具体的议程,但缺乏领导能力确是他当选总统的巨大障碍。

潘基文的早年经历是一个励志故事:他1944年出生于韩国忠清北道的一个农村,从小学习刻苦的他曾经获得了“英语天才”的美誉,当时他家附近建立了化肥厂,许多美国工程师涌入,潘基文就疯狂地跟他们学习英语,无论美国人推荐什么材料他都统统背下来。

null

(左边第二位就是潘基文)

英语改变了潘基文的命运,高中时期,他获得美国红十字会邀请访美,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对他们说:“要学会成为世界公民,热爱祖国,奉献于世界。”

随后潘基文投身外交界,并且在之后担任总统外交顾问、韩国驻美大使和驻联合国大使等各种重要外交职位。2004年,潘基文获任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这段时间在潘基文斡旋下,卢武铉政府同小布什政府达成协议,韩国向伊拉克派遣了部队,美韩同盟也大大巩固。他也有了这样的名声——首尔最“亲美”的外交官员。

2006年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也被形容为“最亲美的秘书长”。

作为事务型官员,他的能力和敬业无可指摘,曾有媒体指出“潘基文极其敬业:通常他在深夜还在阅读材料,并且用不同颜色的马克笔把重点画出来。2016年3月,潘基文的中东之行空出了4个小时,工作人员建议他可以休息一下,去约旦看看古迹。然而潘基文拒绝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拉着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去参观约旦同叙利亚边境上面的难民营。”。

null

但他的西方下属则认为潘基文的性格并不适合,他们表示,潘基文缺乏个人魅力、智力上的敏捷性和创造力,以推进联合国的工作。

一位潘基文身边的官员曾经透露:“在所有的电话通话中,他都会照着会议要点读,不仅不会有临场发挥,也不会有任何希望建立个人关系的想法。温和外交?他不像具有这样技能的人。”

联合国内部监督事务厅前副秘书长艾礼纽斯卸任前,直言潘基文缺乏领导能力与策略思维,秘书处在他的领导下变得松散、僵化。

但这种缺乏个人魅力的性格似乎得到了布什政府的欣赏: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曾在回忆录里写道:在联合国,布什政府想要一个首席行政官,而不是一个世俗的教皇。


此外,任人唯亲也曾令潘基文遭联合国内部猛烈批评。他被指先后任命在韩国的亲信担任要职,又动用关系让自己的印度籍女婿晋升为联合国伊拉克援助任务秘书长。这些丑闻甚至引来“联合国职员公会”及“联合国内部监督事务厅”罕见地发声明公开谴责。

类似的工作风格似乎很难担当领导角色。而在能力方面,潘基文也没拿出特别显著的政绩。

不少外媒更是直接指他处事失当,甚至直称他为“史上最糟的联合国秘书长之一”,更以“隐身人”来形容他很低的存在感。

他没有像前任安南一样,高调和美国抗争,为小国谋利益,让联合国发挥更大的作用。相反,他更愿意一点一点推进联合国的工作。

null

(安南此前担任潘基文特使)

2007年就职之初,潘基文被问及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被处决一事,他表示各国有权决定是否实行死刑,引来国际社会哗然,不少人权组织指他的说法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精神。随后迫于压力,潘基文方面不得不改口称其实也不希望看到萨达姆被处死。

2010年海地地震后联合国派驻部队应对失误导致当地爆发霍乱,去年12月,潘基文对此道歉称“这给联合国和海地人民的关系蒙上了阴影。这是联合国维和部队和联合国在全世界声望的污点。”

2014年联合国维和部队曝出在海地、中非共和国和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牵涉强奸和性虐事件,共有99起指控,而前联合国调查员曾透露,潘基文一直企图掩饰这些丑闻。

诚然,潘基文任内关注可持续发展从各国政府筹集了600亿美元,并且推动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签署,这是相当不易的功绩。

但在叙利亚危机、克里米亚危机、南苏丹暴乱以及联合国维和部队出现性侵丑闻等都令他心生沮丧。西方媒体指出潘基文不敢推动有实效的制裁行动,只发出了并无实质内容的声明。

潘基文在离任之际也吐露了他的内心想法:“我在过去10年付出时间、热情和精力,但坦白说,我对一些东西感到不满足。我们要团结一致,各国都要付出热情,但这些我都看不到。”

null

(潘基文与联合国第九任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拥抱)

如果说领导能力不是特别出众,或者说在西方语境下容易遭到误读的话,那么在东方文化中潘基文的形象如何呢?

此前提到的兢兢业业、和蔼、勤奋都是非常宝贵的品质,

潘基文还以体恤下属著称,韩国媒体曾大肆报道,潘基文竟然会“给下属开门”。但也有外媒指,在联合国内部开会时,当会议出了问题,或者遇到下属挑战时,潘基文就极容易发怒,最终潘基文的助手只好低头不看他的眼睛。

但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潘基文具有完美的亚洲道德,有人就认为潘基文太不讲义气。

韩国一部分左派人士认为,潘基文曾凭借前总统卢武铉的外交努力成为联合国秘书长,而在卢武铉 2009 年自杀离世时,潘基文却没有参加追悼仪式,后来在舆论的压力之下才草草拜谒了卢武铉之墓。

对此,潘基文在一次记者会中明确否认这一指责,并表示其一直以来非常珍惜与卢武铉的友谊,而且每次回到韩国,就会和卢武铉的夫人权良淑女士通话。

目前来看,潘基文的高支持率来自余韩国国民对“韩国首位联合国秘书长”的骄傲,以及多年来潘基文营造的“好形象光环”。

曾经是“地球村村长”的潘基文,相比于韩国国内摸爬滚打多年的政客,超然形象自然是独具优势。加上受到“闺蜜门”影响,韩国民众对现实政治不满,因而寄希望于这位“外来的和尚”念好经,但从潘基文寄往的作风和能力来看,他恐怕很难经受这一严酷考验。

来源:环球时报、一财网、美国之音等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