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案”二审改判两年 被告妻子:立家规,以后不养动物

2018-03-30 17:11 北青深一度
  • T大

记者/佟晓宇

编辑/刘汨 宋建华

3月30日下午14时30分,深圳中院就两年前的“深圳鹦鹉案”进行了二审宣判,王鹏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2016年5月王鹏因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被刑事拘留。警方调查显示,王鹏此前售出的6只鹦鹉中,有2只为小金太阳鹦鹉,属受保护物种。在一审中,王鹏被判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3000元。因不服判决,王鹏家属提起上诉。

二审宣判后,北青深一度对话王鹏妻子任盼盼,她表示,对于二审结果并不满意,后续会听从律师意见。而“鹦鹉案”已经改变了他们一家的人生,今后会有家规绝不养动物。

▷此前任盼盼带着孩子出席庭审


“以为问个话就回来了”

深一度:对二审的结果你怎么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任盼盼:王鹏今天回不了家,刑期缩短后截止到5月16日,还要等一个多月。但是这个结果我并不满意,我希望他能被判无罪,当庭释放。后面怎么做我会听律师的建议,跟律师商量。我现在心情说不上坏也说不上好,整件事让我觉得很荒唐。

深一度:还记得王鹏被抓那天时的情况么?

任盼盼:2016年的5月17号吧,我们当时都在上班,来了四五个警察,他们把王鹏带到房间里问他关于那些鸟的事情。等到下午六点钟左右,开始搬鸟,笼子和鸟全部都搬走了。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人都认为是小事情,是不是因为我们养了这么多鸟扰民了,或者是有禽流感之类的,可能就是要给鸟做个体检。

王鹏也跟着被带走了。我当时特别害怕,赶紧追过去。王鹏说,应该没什么事吧,问个话就能回来了。

深一度:王鹏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卖鹦鹉的呢?

任盼盼:养鹦鹉是个很偶然的机会,同事在厂区捡到落单的鹦鹉,见他喜欢就送他了,就这样养起来了,他本来就喜欢小动物。卖的原因就是孩子生病,查出患有巨结肠,之前几个月我们都在跑医院。他因为养鹦鹉认识了很多朋友,有人就说他要收他的鸟。因为孩子生病需要钱,而且也确实没有精力照顾幼鸟,所以才决定卖鸟的。

深一度:养殖的过程中有了解过相关的法律知识和规定吗?

任盼盼:他在很多群里学习养鸟的知识,鸟生什么病怎么救治,鸟的繁殖,还有买卖价格等,因为大家都是鸟友,都是当宠物养,没有人有意识到这是野生动物,因为都是自己人工养殖的。

我后来在网上查的时候才知道小太阳鹦鹉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还涉及什么华盛顿公约,但是之前我们也不懂这些。很多人说,他养了这么久肯定知道这是犯法的,每次一听到这个就觉得很冤枉。

深一度:王鹏养鹦鹉的过程中你一直没有反对吗?

任盼盼:他是独生子,从小没吃过苦,就喜欢花鸟鱼虫,平时也没什么不良爱好。最开始他养我不在意,后来越繁殖越多,家里搞了一堆,他也会花很多时间在上面,我就有点反对了。但看他很上心,也不嫌脏不嫌臭,别人也会说,有哪个男人有这么大的耐心和爱心,我一想也是,他没什么不良嗜好,就这么一点爱好,后面我就很支持他。

▷“鹦鹉案”漫画

“鸟友把鸟都扔了”

深一度:王鹏被抓后他的鸟友有什么反应?

任盼盼:他出事之后,那些鸟友都很震惊。知道王鹏被判了五年后,他们都很怕,都不敢养了,就出去把鸟丢了。养“小太阳”的群体太多了,大家都心惊胆战。

很多人就直接把鹦鹉放了,但是这些鹦鹉都是人工繁殖的变异种,放到野外根本没法生存,所以这也直接造成了很多鹦鹉的死亡。但是大家不敢卖也不能送人,就只能放了。我了解到,在台湾和香港,这些鹦鹉都是在宠物店可以自由交易的。之前也有过报道提到这种人工变异种是从台湾引进的。

深一度:你当时想到过王鹏最终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么?

任盼盼:当时一下子傻眼了。他被带走的当天晚上,我一晚上都在哭。第二天(18号)一个民警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王鹏要被送往看守所,我都不知道看守所是什么样的,现在才知道看守所是押犯罪嫌疑人的。5月19号的时候我就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别人告诉我赶紧找律师。那时候我才知道,王鹏涉嫌的是刑事案件,罪名是出售濒危野生动物。

深一度:一审判决结果是你完全无法接受的?

任盼盼:律师一通电话打来告诉我,五年。当时就懵掉了,五年是什么概念,他又不是杀人放火抢劫了,判了五年这么重。他愿意钻研,也用心呵护这些鹦鹉,所以鹦鹉才繁殖了这么多,但是怎么会突然被判了五年,接到判决后我就决心上诉。

▷任盼盼称,一家人的命运因此改变


“案子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深一度:你上次见到王鹏是什么时候?

任盼盼:上次见就是去年11月开庭的时候,他关了这么久,就两次开庭见到。

深一度:这两次见面感觉王鹏得状态怎么样?

任盼盼:一审开庭见他,很颓废,瘦了,胡子拉碴的。他穿着号服,低着头没敢看我们。只有写信的时候告诉我,说对不起家里人,很愧疚,没想到为自己这样一个爱好付出那么多,却招来祸端,觉得很不值也很愧疚。

二审开庭他的状态就好很多,律师给了他很大信心,我也写信给他打气,说孩子现在慢慢长大了,你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一定要有担当,振作一点。

深一度:王鹏的案子让你自己有了什么改变么?

任盼盼:我之前就想着相夫教子,关注孩子的吃喝拉撒,不会积极了解其他方面的东西,法律方面就更不会了。但是王鹏出事把我彻底改变了。我开始意识到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在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不是一个孤岛,面对有困难的人我们应当伸出双手去给予帮助,因为这两年我也一直在接受其他人的帮助。整件事像给了我一巴掌,把我从原来混混沌沌的生活状态中给打醒了,现在想想,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深一度:一方面要打官司,还要抚养孩子,家里的压力很大吧?

任盼盼:这个案子把我们整个家庭的人生都逆转了。我的经济收入根本支撑不了家里,官司耗了两年,家里也欠了好多债。跟亲戚借了好多钱。

而且,孩子一天天长大,说到爸爸的时候只会指着墙上的照片。我担心王鹏回来,孩子会怕他,会像陌生人那样生疏,爸爸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深一度:以后还会养动物或是做和这方面有关的生意么?

任盼盼:家里以后一条家规,绝不养动物,就简简单单好好生活吧。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