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对男性来说为什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2018-01-05 09:33 书房记1
  • T大

自古以来,嫂子就是用来被意淫和攻占的,这种说法在汉民族及其前身华夏族甚至传说时代就已经开始流行了!

—— 书房书话

文 | 书房菌

2018年刚开始,就热了一个词“嫂子”。

事件的背景是这样的,有狗仔拍到李小璐PG one 单处一室,一夜未归。

随后,PG one在微博上艾特了贾乃亮(亮哥)和李小璐(嫂子),并说“我只是弟弟,没有避嫌,以后会注意的。”

这一声明再掀波澜,某网友评论“好玩不过嫂子,好吃不过饺子”

这条评论一呼百应,得到了36万点赞,几千回复。

就连在电视剧《余罪》中饰演黑老大妻子、余罪的大嫂的徐冬冬也发微博向网友喊话:称别再叫大嫂了。网友们纷纷评论道:“嫂子要做头发吗”、“嫂子有风险”

自古以来,嫂子就是用来被意淫和攻占的,这种说法在汉民族及其前身华夏族甚至传说时代就已经开始流行了!

舜没有发达时,在家帮老爹鼓叟干活,老爹不喜欢他,只喜欢小儿子象。老爹与象合谋害舜,再三下手。但天佑善人,总不如意。一次,老爹与象骗舜下井,老爹与象两人遂在上面落井下石,用土填满,以为舜必死无疑。象公开说:这下可好了,两个嫂嫂就归我所有了!

在往后,据《资治通鉴》记载:十六国时期,北凉君主牧犍将正妻当“菩萨”一样礼敬着,天天与他貌美如花的寡嫂李氏奸通。

除此,还有对嫂子有特别嗜好的北齐皇帝们,文宣帝高洋建立北齐后就曾经奸占了他的嫂子元氏。高湛继位后又把高澄、高洋、高演的几个皇后奸淫殆遍(都是其亲嫂)。

在古代少数民族有这样的说法:“匈奴,兄弟死,皆娶其妻妻之。”在自己的男人死后,要嫁给了自己的小叔子,这种现象——我们历史上称之为转房婚,这在当时是法律的明文规定。弟弟在哥哥死后将嫂子占为己有,明正言顺。活着的时候,却像是埋在几人中间得一颗炸弹,奸情一触即发。这样的故事多得很,所以在古代“嫂子”就是一个敏感的词。

其中最具知名度的当数孝庄皇后与多尔衮了,但哥哥死后,多尔衮与孝庄皇后在一起却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与争论,这是为什么呢?

追溯起来,在漫长的朝代更迭中,后来的满洲人入关以后,随着他们对于汉民族先进文化的汲取,他们也逐渐接受了转房婚是一种不文明的婚姻、是一种乱伦行为的结论!因此,皇太极登基之时就发布禁令,禁止任何民族收继,法令中的惩罚条款和明朝相仿。在禁令中他甚至说:“凡人既生为人,若娶族中妇女,与禽兽何异。”

在皇太极眼中,汉人和高丽人这方面文明程度更高,是“因晓道理”,才不行收继婚。这也让多尔衮对嫂子有种爱而不得的沉重的悲情色彩。这种一边在道德的束缚下努力克制,一边肆意飞舞的想象抱着嫂子睡的脑回路,也像极了自诩文明现当代人。往前一步是深渊,退后一步是意淫。思想活动总归是别人看不着也管不着的,偷偷想一下又不犯法。这事,张学良也干过。

在《张学良口述历史》中讲到张学良曾与他的表嫂有一段神秘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并称日后对张学良对女性的审美认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十六岁那年,他第一次见到了表嫂,就被她亲水汪汪的眼睛吸引,一动似在笑,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表嫂,只见她身躯窈窕,就像长白山的仙女。她言笑晏晏的同他攀谈,他心中一晃,想说的话十八道弯早不知拐那里去了。

我想,任谁在那样一个懵懂热血的年纪出现一个看似亲近又实则陌生的女性时,总是很容易撩起心中千层浪吧! 如果她再有一副好皮囊,有好的神态和性格,那简直就是女神一样的存在。

在《水浒传中》中,潘金莲也曾是武松的心中的女神,可能很多人认为武松对潘金莲的轻佻行为所不齿,从始到终都没正眼瞧见她,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走进武松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回到书中。

话说那天中午,武松急急赶回去和嫂子喝酒。“那妇人把前面的门也关了,后门也关了。”潘金莲敬上一尊酒,武松接过一饮而尽,潘金莲又筛一杯,武松又一饮而尽,就这样你敬我,我敬你,喝了五六杯后,潘金莲便将“酥胸微露,云鬓半嚲”,她暗自盘算着,平时对武松的暗味行为,少说也有五六次了,武松从来没有拒绝过,相反,都是默许的。

因为武松是发自真心内心的喜欢眼前的这个女人,与嫂子相处的这一个月来,面对嫂子温软的关怀与爱意,武松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喜欢与嫂嫂面对面独处一室的感觉,喜欢嫂嫂那痴痴地眼神,喜欢嫂嫂常把那些半荤半速的的语言来撩拨他,可是武松的这种喜欢也停于喜欢,止于暧昧,他是断然不会做出违背人伦之事的,因为那是自己的亲嫂嫂呀!

可潘金莲却想方设法的想要突破它,她终于说出了那句明晃晃的话:“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突然一反常态:劈手夺过酒杯,泼在地上,骂道:“嫂嫂!休要恁地不知羞耻!”,将手一推,差点将潘金莲推倒,潘金莲有点伤自尊,她的魅力最终在西门庆哪里得到了满意的回应。

武松再回来时,得知嫂嫂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了,并害死了自己的哥哥,他痛快的决定要手刃奸夫与嫂子,但这里有一个细节。书中这样写道:武松用左手揪住那妇人头髻,右手劈胸提住。

一手揪头发,一手抓胸脯。

“一交放翻在灵床上,两脚踏住,撕开胸脯衣裳…….”年少时读这段对武松的奇怪行为大为不解:杀个娘们不是很简单很利索的事吗,你这又是提胸,又是撕开胸脯衣裳的,究竟是闹那样?

其实作者在前面埋下了伏笔,先前潘金莲总是故意半露出胸脯来撩拨武松,武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无日不思。今天,在杀嫂子之前,他要看看自己曾心动过的这个女人美妙的胸脯,究竟长得和自己想象的有无差别,这是他仅有的一次机会,这种剥衣杀人的变态行为中夹杂着一种快意,这种快意,来自于他心底曾深深记挂着嫂子。

《天龙八部》里到处给老公戴绿帽的康敏,也是一个典型的“嫂子”形象。只不过这个嫂子比较狠,最后把大哥灭口了。

《无间道2》里陈冠希老师演的小狼狗就对刘嘉玲演的嫂子一往情深,以至于直接把嫂子送上思路。

杜琪峰神作《枪火》剧情高潮的导火线也是嫂子。吕颂贤演的无脑黑社会搞上了大哥的女人,东窗事发险些最后成了炮灰。

嫂子这个物种,对于男性来说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是嫂子。

所以嫂子为什么总被意淫?这是有社会学和人类学根源的。

光福柯的《性经验史》里面有一章讲到“话语煽动”,意思是说一夫一妻制合法性关系的深入,让人们对道德范围外的性关系充满了好奇。“叔嫂恋”就是其中一种。

所以小叔子喜欢嫂子是自然规律。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