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揭秘:全身六处负伤坚持烧死敌人的英雄喷火兵

2017-11-13 19:00 沈听雪
  • T大

1985年9月23日,在中越边境老山前线轮战的我陆军138师组织突击队,向八里河东山当面越军据守的395高地实施拔点出击作战。

395高地是一座石头山,位于盘龙江以东的汉扬南侧。该地区满布天然洞穴,地形复杂,适宜构筑工事。越军很好地利用了这一带的地形,将许多天然洞穴改造成坚固工事,并囤积了大量武器弹药,以395高地为核心,依托其周围的436高地及其东南侧无名高地、副23号阵地等5个高地,分层设置火力,构成了能够相互呼应、立体交叉的环形防御体系。

在以往的历次作战中,越军的395高地防御体系利用地形上的优势,同时以火力对中国军队的左右两翼阵地构成了较大威胁。因此,我军决定拔除395高地及其周边几个高地,以保障八里河东山前沿防御的稳定及那拉地区翼侧的安全,改善前方轮战部队的防御态势。

138师首长经过研究后,决定将出击任务交给步兵414团7连,同时配属师直侦察连、师直防化连、沈阳军区独立通信干扰营、机枪连、工兵、炮兵、军工,共计8个兵种单位协同作战,由414团副参谋长王春林担任一线指挥,坚决歼灭395高地地区之敌。

经过周密准备后,出击行动于9月22日天黑后开始实施。我军各出击分队利用夜色掩护秘密向前沿集结,顶着战区的细雨浓雾隐蔽摸进,至23日拂晓6时许全部到达各自的冲击出发地域并顺利展开。

6时15分,我方军师炮兵群开始对395高地及其周边的高地进行炮火准备。5分钟火力急袭后,炮火延伸射击,我突击队分成三路沿五条线路同时向395高地发起攻击。

突击队1排1班潜伏地域距离436高地东南侧无名高地仅十多米,这个高地是敌395高地的前方警戒阵地,必须将其拿下。进攻发起后,班长唐家成带领全队13人奋勇冲击,还没等防炮的越军从掩体中钻出来便一举冲上高地。随后唐家成组织全队分组作战,互相配合搜剿打洞,连续拔除了阵地上的多个越军火力点。

在继续向主峰冲击时,越军投掷的手雷将唐家成炸成重伤,突击队员将他抬到一个隐蔽的石缝中安置。随后各组人员不顾枪林弹雨奋勇攻击,一步步向山顶接近。突然,前方又出现一个越军的暗火力点,以猛烈的火力封锁了冲击道路。由于这个暗火力点位置比较隐蔽,突击队的机枪、冲锋枪都打不着,投手榴弹也伤不到敌人。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周围各阵地的枪炮声越来越密集,再拿不下这个高地,就会给敌人以交叉火力各个杀伤我突击队的机会,局势非常紧张。

就在这时,有两条身影冲了出去!大家一看,是配属突击队作战的师防化连喷火13班班长徐立和副射手。只见他们动作敏捷,时而匍匐,时而跃进,顶着雨点般的枪弹奋力向前。一会儿工夫,他们就滚进了距离敌暗火力点十余米的一个弹坑内。突击队员们见状精神大振,马上集中步机枪火力向敌人射击,掩护徐立他们行动。这时徐立选择好角度突然站起,手持喷火枪向敌暗火力点射击。火龙喷到了越军藏身的洞口前方,可惜射程不够,没能喷进洞内。越军也发现了徐立,随即投过来一枚手雷,将徐立的腹部和双腿炸伤六处,摔倒在弹坑内。

徐立身上血流不止,副射手急忙过来给他包扎。然而徐立的脑海中只有战斗,他艰难推开副射手,忍痛爬出弹坑,拖着喷火枪和伤腿顽强地向前爬去。此时越军的火力已被正面攻击的突击队吸引过去,没有注意到徐立。只见徐立爬出了几米,找到一个便于射击的角度,尔后咬牙忍着剧痛跪立而起,端起枪对着敌暗火力点洞口连喷三枪。三条火龙准确钻进了洞内,随即里边传出来一连串惨叫声和皮肉烧焦的臭味,这个火力点被报销了。通路打开后,突击队员乘势前进,勇猛杀向主峰。副射手正要上去救护班长,这时却有一发炮弹恰巧落在徐立的身边,随着巨大的爆炸声,英勇的喷火兵徐立壮烈牺牲,年仅20岁。

战斗胜利结束后,全体突击队员含着眼泪向上级请求,一定要给好班长徐立记大功!部队党委表彰了徐立烈士的英雄事迹,并追记他一等功。

徐立出生于1965年,安徽省阜阳市人,干部子弟。他18岁入伍,在部队勤勤恳恳,刻苦训练,不仅军事素质出色,还主动要求担任养猪的工作,干一行爱一行,行行干得好。由于徐立的出色表现,被连队评为班长标兵。

部队开赴云南边疆准备参加老山轮战期间,徐立的父母到部队探望他。两位老人没有拉徐立的后腿,而是向连队干部和战士们表示:“到前线后,你们多使用徐立,不要有任何顾虑。”“你们到前线后,一定要记住,不要辜负了亲人的期望,要英勇杀敌,用实际行动为祖国为亲人争光!”

徐立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把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献给了伟大的祖国,化成了不可磨灭的精神丰碑。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