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4个字收获200元,平民小伙合不拢嘴...>>

“公民记者”嘴角淌着叙利亚人民的鲜血

2017-07-16 22:00 军工圈
  • T大

来源:后沙

美俄之间达成“停火协议”,叙利亚和平仿佛出现了一丝微弱的曙光。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不再以阿萨德下台为和平条件。

中国这个基建狂魔已经着手参于叙利亚战后重建。

然而,在昨天日内瓦万国宫,由联合国主导的叙利亚问题新一轮谈判没有达成任何成果,看来和平还有变数。

伴随着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的叙利亚内战,持续六年多时间,原本富裕宁静的叙利亚变成了一个生灵涂炭,难民如潮的国家。

在枪炮和导弹之外,我们都忽视了另一种杀人工具---媒体,或者说,媒体杀人比枪炮杀人来得更早。

舆论控制,信息过滤,是叙利亚局势急剧恶化的重要推手,阿萨德政权在战争中尚能抵抗,但在舆论战中一败涂地。

精心策划的舆论战

大家都清楚,在军事抉择点来临之前,谁赢得舆论战,谁就有获得生存和支持的优势。

利比亚的卡扎菲在谣言而前毫无还手之力,开战前,西方媒体首先抛出卡扎菲强奸美女保镖,屠杀利比亚老百姓的大量消息,卡扎菲变成了一个极其奢华,无比残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暴君。

最后证实,大量信息是虚构的,但辟谣谁也没有兴趣再去理会,因为游戏已经结束。

叙利亚的舆论战,特别是网络上,更是如同教科书般经典,师傅同样是来自策划乌克兰“颜色革命”那帮师傅。

阿萨德当选叙利亚总统之后,2001年马上实施了政治改革,媒体改革,经济,司法改革。

政治上,叙利亚削弱复兴党权力范围,允许一些党派和政治团体存在并竞争。

媒体上,阿萨德签署《50号法令》,允许私人开办电视台,电台,网站经营,最为成功的是二手车商人加桑.阿布德的“东方电视台”,广告收入滚滚而来,富甲一方。

经济上,叙利亚将金融体制逐步与全球接轨。

司法上,淡化伊斯兰教法内容,走向彻底世俗化。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叙利亚都是中东地区最接近西式民主,西方文明的世俗化国家。美国却以“独裁者”理由要他下台,如果以此标准沙特,卡塔尔,巴林,阿联酋等国君主们更应当被推翻,然而美国无意这样做。

推倒阿萨德的唯一理由就是它的存在不符合美国利益,一个强大而稳定的叙利亚与俄罗斯结盟是美国决不能容许的。

要制造内乱,必须先制造舆论。而在宣传能力上,美国天下无敌。

第一个跟美国勾结的媒体就是“东方电视台”,它的老板阿布德在赚到巨额财富之后,开始展示出政治野心。

2010年,阿布德调整节目内容,将原本赚钱多多的电视剧,电影节目减少,改成24小时滚动播出的新闻节目。

同时阿布德将总部从大马士革迁至迪拜,每月斥巨资制作新闻及评论,对叙利亚展开反政府舆论战。

与阿布德紧密配合的是西方NGO组织,如“BBC媒体行动”,“战争与和平研究所”等,以发放津贴方式在叙利亚饲养了上千民“公民记者”,然后这些“公民记者”再以各种高大上口号发展一批自费的“公民记者”,整个战乱时期出现了一万多名“公民记者”。

公民记者也称独立记者,或自由记者,从新闻学角度来说,记者是一个需要职业素养,具有专业资格的从业人员,跟医生,会计师一样。如果有人跟你说他是“独立医生”“公民医生”“自由医生”,你会让他们来治病吗?肯定不会,肯定选择职业医生。

然而,记者门槛在叙利亚低到只要你会拍个手机视频就是“公民记者”。

他们都不是记者,而是工具,一种美国控制的宣传小工具,主要平台是在网络社交媒体上。

2011年6月之前,这些人发推特主要是以阿拉伯语为主,之后是英语。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首先,“公民记者”们听从幕后指挥官下达的指令。其次,用阿拉伯语期间是为了煽动起叙利亚民众的反政府情绪,用英语阶段,就是要将叙利亚问题国际化,让美国等西方国家有介入的高尚理由。

整个布局是精心构造的,一环扣着一环,一波推着一波。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叙利亚危机爆发的最初几个节点:

2011年3月15日大规模街头运动是危机爆发日,而零星街头运动早在1月26日就已经开始,当时是平静的抗争,主要是赢得民众同情,口号是“公民权利”。

如果这种运动是在沙特出现,早就手起刀落。但阿萨德容许了这种小型抗议,没有抓人。

不镇压,“公民记者”们倒不好办了,他们拍不到军警施暴的镜头,就拿不到赏金。

3月6日,德拉地区突然出现一些十岁不到的儿童到墙壁上乱涂乱画,写的基本是:打倒阿萨德!阿萨德下台!公民自由!凶手阿萨德等政治口号。

叙利亚军警当天拎走15名熊孩子,让他们家长来领人。但“公民记者”已经拍下军警“逮捕”儿童的视频和照片。

这些照片通过智能手机在社交媒体上爆发式转发,再加上无比煽情的文字,人们一下就失去了理性,这是315大示威的前奏。

警察抓儿童,多么可怕的国家?然而很少有人会去想,七八岁的小孩怎么会上街去书写这些政治口号?甚至人们也不知道小孩子写的什么,“公民记者”只告诉大家,小孩乱涂乱画就被暴打。

3月7日,德拉爆发反政府集会。

3月15日,示威在大马士革,阿勒颇,哈塞克,代尔祖尔,哈马街头同时爆发。

4月18日,背后的反政府政治力量开始走上前台领导示威运动,几万人集聚到霍姆斯广场,第一次明确喊出了政治口号:阿萨德下台!

阿萨德在犹豫三个月之后,于7月份开始实施“清场”行动,打算恢复社会秩序。

阿萨德这样做是错的吗?是暴政吗?也许是。但美国军警在华尔街运动时,采取了比阿萨德更激烈的清场手段,世界媒体敢说什么吗?

8月份,阿萨德在清场不利的情况下,下令升级清场手段,使用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这时,抗议人群有人被射杀,死者有平民,有“公民记者”,有社会活动家。

迪拜的东方电视台马上将死者画面推向观众,一口咬定是叙利亚军警在屠杀民众。而叙利亚官方指出有“武装份子”蓄意制造流血事件。

西方媒体马上一拥而上,纷纷指责阿萨德屠杀行径。不是西方媒体采信哪一方说法的问题,而是这本身就是计划的一部份。

从此CNN,BBC等国际大媒体的新闻来源,就以“公民记者”的素材为准。一场实力悬殊,毫无悬念的舆论战完全打响。跟1999年科索沃战争一样,米洛舍维奇与阿萨德以同样的套路被妖魔化。

尸山血海里的“公民记者”

内战爆发后,“公民记者”作用也愈发重要,叙利亚到底发生了什么?

全世界人们只能通过媒体得到信息,而信息都是按西方政治需要进行过滤,甚至造谣。

“公民记者”们早在2月28日,就在脸书上开设了帐号(新闻平台),一个是SNN,一个是ANN。

这是两个最主要传播平台,另外为了防止叙利亚切割线路,美国向霍姆斯地区通过NGO组织运入了4000台海事卫星电话。

叙利亚两千万人口之中,年青人占了60%,而他们基本不大喜欢国内传统媒体,而热衷于追看网络信息。

一台笔记本,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成为一名记者,战争越激烈,信息量越大。

叙利亚第一个“公民记者”组织是协作委会员(LCC),谁在领导,指挥他们?当然是民主灯塔。

2012年时,这个组织已有70多个全国报道小组,他们每天更新阿萨德的“屠杀”人数,并让“目击证人”来现身说法。

所有“公民记者”的平台都是在脸书和YOUTUBE上面,推特也经常会被使用到。

而这些平台全部不在叙利亚政府手中,而是美国等西方国家。

SNN在运行之后,被打造成了一个权威帐号,准确信息来源地,它是通过《纽约时报》《今日美国》等大媒体来给予权威性。反过来,世界观众也认为这些来自叙利亚一线的消息准确,及时。

阿萨德彻底臭掉,人们都相信他是个罪该万死的魔鬼。

直接大量引用过SNN消息的国家媒体有:美国,英国,加拿大,印度,丹麦,埃及,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等国,除了中国和俄罗斯。但在中国网络上,也有人在引导阿萨德是屠夫的舆论方向。

西方不会在意叙利亚人民到底死了多少,逃离了多少,他们急于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阿萨德下台。

半岛电视台这时跟SNN紧密勾连,再往上头就是《华盛顿邮报》,这种“公民记者”最典型手法就是对着血肉模糊的死尸进行拍摄,越多越好,一口咬定是政府军所为即可,同样还要负责美化叛军,像大爱无疆的“白头盔”形像。

这种大量自我炮制的信息,漏洞百出,为了领赏,有的人就开始不敬业了。

2013年BBC新闻用一张血淋淋照片来证明“胡拉大屠杀”的残忍。结果,有英国网友指出,照片是十年前伊拉克恐怖份子在巴格达的爆炸现场。

BBC这脸被打得啪啪作响,但无所谓,“公民记者”在战火纷飞之中,犯错也是难免的,你们这样较真,反而不厚道,辜负人家一片传递真相的热心。

美国媒体的一则视频,也被美国网友打脸,视频里的硝烟居然是自制的烟雾。

假信息呈现出井喷现像,“公民记者”毕竟要留着命来花钱,跑到战地去拍照,何苦呢?大家心照不宣,我只要提供出“新闻”就OK。

在一片质疑声中,《华盛顿邮报》发了篇鸡贼文章《叙利亚公民记者在夸大事实吗?》

一边强行洗地,一边又采纳一些知错就改的“公民记者”誓言来保证以后都是真的消息。

SNN马上在网上宣布,带为#符号视频是千真万确验证过的,保证“公民记者”在视频里要加上手写的纸条,来证明自己在现场。

儿童则是“公民记者”手中屡试不爽的利器,我们去年,前年都见识过了,那些照片哪里来的,却无人细究。

有个满身是土,神情惊恐的小男孩照片就是“公民记者”杰作,说是阿萨德政府军暴行导致,现在小男孩老爸说炮弹不知是谁发的,而是对他儿子进行拍摆,用作宣传。

最恶劣的“公民记者”甚至将英国记者骗到狙击手冷枪不断的地段,然后让英国记者四处乱走,自己躲在一边拍。就等谁一枪毙了英国佬,他们又有劲爆新闻可发了---政府军射杀记者!幸亏英国佬机警识破。

再看叙利亚本身,舆论营造的气氛是全国反对阿萨德,他已经民心尽失。然而,叙利亚就算有99场支持阿萨德,感谢中俄的集会,只有1场反对阿萨德集会,西方媒体只会极力渲染反对集会,过滤掉支持集会。

ISIS却能通过网络招募恐怖分子,他们宣传人员往往也来自“公民记者”,工资700美元,ISIS战士的工资不过70美元。

帐号影响力越大待遇越高,像我这种一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ISIS起码得给我配套别墅,再加几名美女。我能证明化学武器在阿萨德家的后花园里。

战火,硝烟,血腥,伴随着“公民记者”们来来去去,弥漫四方,从叙利亚波及周边地区,从虚拟空间发展到现实世界。死尸,难民,只是他们猎取利益的道具。

舆论战不只是在叙利亚,香港民众前些天差点在街头把一名洋“记者”干翻,问候了这名鬼佬全家十八代祖宗,“公民记者”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叙利亚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人血馒头永远喂不饱这群饿狼。 

血淋淋的事实告诉这个世界,当网络舆论场被敌人占领的时候, 杀人,诛心双管齐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安心发展。

阿拉伯之春,到底给中东留下了什么?六年后,很多人也在反思,说好的是民主,事实却是杀戮。

动机是错的,手段是错,结局也是错的,但西方媒体永远是对的!虽然他们是瞎的。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