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4个字收获200元,平民小伙合不拢嘴...>>

这次伊朗大选不简单!他若当选,伊朗要和美国和解了?

2017-05-19 21:35 世界说
  • T大

伊朗总统大选于当地时间5月19日上午8点开始进行第一轮投票,选前最后一周,保守派的加里巴夫与改革派的贾汗吉里先后宣布退选并支持各自阵营的领导人,伊朗大选再次成为两个阿訇间的对决:上任四年来积极改善伊朗与外部世界关系的鲁哈尼成功连任?还是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青睐的保守派莱希把伊朗重新带回保守的国度?这些似乎成了全球媒体关注的焦点。

null

△ 投票开始后人们排起了长队等待投票

我身在伊朗,在电视和社交网络上观摩了三次总统辩论及几位候选人的造势活动,同时也与身边的各总统候选人竞选支部的负责人进行了沟通,给大家讲一些主要候选人在电视辩论和造势活动中的有趣细节,让大家对这次伊朗总统大选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

null

△ 投票现场 (credit:IRNA PHOTO)

伊朗大选获得正式参选资格的候选人一共六人:鲁哈尼、贾汉吉里、塔巴、莱希、加里巴夫和萨利姆,前三位为温和改革派,后三位为强硬保守派,两派平分秋色。

null

null

△ 六位候选人

莱希为时任伊玛目礼萨宗教基金会主席、宗教圣城马什哈德伊玛目礼萨陵墓的管理人,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关门弟子,路透社分析称其此次参选是重走哈梅内伊的政治发家之路,即先当总统获取名望,而后争当最高领袖,接哈梅内伊的班。

null

△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投票

伊朗媒体很早就将这次选举定义为两个阿訇间的争夺,而将最后时刻登记参选并成功入围的德黑兰市长加里巴夫与鲁哈尼政府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视作莱希和鲁哈尼在大选辩论中的帮手,塔巴和萨利姆则是“跑龙套的”。

“打手”贾汉吉里,成功完成任务

现任第一副总统埃沙格·贾汉吉里是鲁哈尼内阁成员,虽然他是应改革派成员和鲁哈尼的要求参加竞选,为助鲁哈尼一臂之力,但在第一轮辩论中,贾汉吉里的风头却盖过了鲁哈尼。

保守派候选人加里巴夫质问鲁哈尼为何未履行四年前竞选时做出的“创造400万就业岗位”竞选承诺,鲁哈尼简单辩解称该承诺的先决条件是“每年有1000万境外游客来伊朗旅游”。

面对这样的挑战, 贾汉吉里对加里巴夫的回击则令人叫绝。

在创造就业问题上,贾汉吉里没有就事论事,而是指出2016年初袭击沙特使馆事件令两国关系中断,致使伊朗旅游业每年损失数百万来朝觐伊玛目礼萨陵墓的沙特什叶派穆斯林,而且袭击使馆事件的策划人“正担任加里巴夫竞选团队的高级智囊”。这话可谓一石三鸟,一是回击加里巴夫,二是向伊朗第二大城市保守派大票仓、伊玛目礼萨陵墓所在地马什哈德的选民表明保守派正损害其经济利益,最重要的是,掌管伊玛目礼萨陵墓财政收入的人恰恰又是保守派的另一位总统候选人莱希。

第一轮辩论后,贾汗吉里调整姿态,在后面两轮辩论中积极配合鲁哈尼,负责扮演“打手”角色猛烈抨击保守派候选人,而鲁哈尼在辩论中保持微笑,集中阐述自己的政绩和连任后的规划。

当加里巴夫曝光鲁哈尼政府教育部长女儿走私意大利服装时,贾汉吉里的Twitter账号立刻发布加里巴夫身着意大利名牌服装视察工作。

当加里巴夫抨击鲁哈尼政府银行业裙带关系、腐败横行时,贾汉吉里指责加里巴夫两年前以低价向妻子相关的慈善机构以150万里尔(300元人民币)/平米的出售德黑兰22个黄金地块共计50000平米土地,并且运用影响力阻碍德黑兰市议会调查。他同时披露,2011年伊朗人民因制裁生活凋敝之际,加里巴夫却经常和友人在电视台享用400万里尔(约750元人民币)一个、用金箔包裹的德国进口冰淇淋。

可以说贾汉吉里很好地扮演了“打手”的角色,以至在宣布退选支持鲁哈尼的演说中得意地说“我的任务完成了”,鲁哈尼也对其“为选民提供大量有价值的信息”赞赏有加。

“疯狗” 加里巴夫,不得不退选

如果说贾汉吉里是从一开始就决定辅助鲁哈尼竞选并自愿退选的话,加里巴夫的离开就不那么自愿了。

第三次参加总统选举的加里巴夫,为获得总统大位不择手段,像“疯狗”一样撕咬所有候选人。

他先是在被宣布获得参选资格后,立即向体制表忠心。在不顾领袖劝阻坚持登记参选的内贾德被剥夺参选资格当夜,身为德黑兰市长的加里巴夫不念内贾德曾是自己老首长旧情,立即派军警包围内贾德寓所以防其作出不测之举。

而后,他在选举辩论中抛出了4% vs 96%的理论,即以鲁哈尼为代表的政府只为4%的精英阶层服务,而96%的民众被边缘化。只是这把抨击鲁哈尼政府的火烧得过于强烈,以至于整个国家体制的合法性都遭到质疑——要知道当下官方意识形态宣传中,当年推翻国王政权、建立伊斯兰政权的原因之一就是国王将民众的财富集中在5%的腐败精英手中。结果,保守派媒体的旗舰之一《伊斯兰共和报》次日发起对加里巴夫猛烈抨击。不过加里巴夫依然我行我素,在之后的辩论中反复提及4%精英阶层的腐败问题,伊朗改革派媒体认为“加里巴夫的脸皮比特朗普还厚”。

大选开始后三周,尽管保守派阵营不断呼吁退选辅助莱希,但加里巴夫竞依然坚持参选到底。甚至在第二轮电视辩论中,同为保守派的莱希也没能逃过加里巴夫的“撕咬”,被后者质疑行政经验不足、经济方案缺乏可执行性。

可以说,加里巴夫宣布退选并非其心所愿。他退选的真正原因则是鲁哈尼在电视辩论最后时刻使出了杀手锏。

“笑面杀手”鲁哈尼

2013年鲁哈尼刚刚开展第一届任期时,我还在德黑兰大学读书。当时导师评论鲁哈尼与内贾德时说:两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政治家,但内贾德是用刀杀人。这次大选的后期阶段,鲁哈尼频频披露国家内部机密打击竞选对手、屡踩体制红线,露出了“笑面杀手”本色。

在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电视辩论的最后陈述阶段,鲁哈尼突然披露2004年德黑兰市长加里巴夫参加总统选举时,曝出德黑兰地产丑闻,若非自己好心施加影响终结调查,“你加里巴夫就不会站在这跟我辩论了”,而加里巴夫已经做过最后陈述而失去了辩驳的机会。辩论后,民调显示加里巴夫的支持率从25%掉到了10%,直接导致其两天后宣布退选。

而当对手变为莱希时,鲁哈尼用巧妙而雄辩的修辞攻击莱希。以下是我从鲁哈尼最后一周各地选举造势大会上抨击莱希的演讲中摘取的例子:

哈马丹市:“你们是选一个随时审判你们有罪的法官,还是一个随时准备为你们权益辩护的律师?”(莱希曾任内贾德政府总检察长和最高法院法官)

大不里士市:“那些数年来只会杀人和监禁的人,人民不欢迎你们!”(鲁哈尼坐实了莱希曾参与现政权1988年3个月内屠杀2万左翼人士的罪行)

萨里市:“你(莱希)是宗教法庭的法官,你可以发布命令逮捕任何人。但请不要利用宗教谋取政治利益,请把宗教还给人民!”。

大选活动最后一天,鲁哈尼选择在莱希的大本营马什哈德举办竞选活动。此前,马什哈德的周五主麻日领拜人、莱希的岳父曾多次以马什哈德为宗教圣城为名拒绝在该市举办音乐会,并建议那些想听音乐会的人“去别的城市生活”。鲁哈尼特地带了多名伊朗音乐家到马什哈德,在竞选造势大会上举行了马什哈德十二年来的第一场音乐会,并在演说中抨击莱希及其岳父代表的保守势力:“你们现在统治着马什哈德,就要不认同你们的民众离开马什哈德,如果有一天你们掌握了国家权力,难道要伊朗民众离开伊朗么?”

鲁哈尼并不隶属于改革派,他在第一任期中没有兑现选前承诺、促成解除哈塔米和穆萨维等改革派领袖的软禁,因此在大选初期许多改革派支持者及文化精英表达出抵制大选的情绪,而低投票率将威胁到鲁哈尼连任。

不过,选前最后一周鲁哈尼发出屡屡挑战体制的言论后,改革派的政治热情被再度激发,哈塔米、穆萨维等改革派领袖、体育明星阿里代伊、文化名人蕾拉-哈塔米、加纳电影节影帝侯赛尼纷纷录制视频宣布支持鲁哈尼,甚至伊文(Evin)监狱中的政治犯也表达了投票支持鲁哈尼的愿望。据伊朗大学生通讯社的数据,表达参与投票愿望的选民从选前两周的50%涨到选前一天的75%。

null

△ 伊朗著名影星和文化人士纷纷支持鲁哈尼

鲁哈尼的竞选政策

鲁哈尼的竞选政策应该与他第一任期内的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外交上,他继续秉持温和政策,严格遵守伊朗核协议。虽然伊朗核协议后,与核项目相关制裁解除,但非核制裁依然阻碍伊朗银行与境外银行的资金流转,不利于外资在伊朗落地。鲁哈尼在大选辩论中承诺,若连任将与美国谈判解除核制裁之外的所有制裁,这意味着伊朗可能结束与美国的敌对政策。

null

△ 失去双臂的选民用脚来投票

由于进入第二任期,而伊朗总统目前没有任期超过两任者,鲁哈尼在无连任之忧的情况下大胆挑战体制保守派红线,在政治方面可能争取解除改革派领袖哈塔米和穆萨维的软禁,在不动摇伊斯兰体制的情况下进一步拓展伊朗政治空间;在社会文化方面,第一副总统贾汗吉里在电视辩论中承诺削减街头宗教警察数量,并逐步放开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观看比赛。

在伊朗人最关心的经济层面上,鲁哈尼将执行东西方兼顾的政策,但重点还是会倾向西方。在石油领域,石油部长赞加内由于在鲁哈尼第一任期内政绩出色,积极推动石油增产及石油加工自给化,并在欧佩克减产的大环境下逆流而上提升了伊朗在欧佩克原油的市场份额,料将继续连任。因而在经济的核心领域油气行业,伊朗将继续执行赞加内的亲欧政策,通过引进欧洲的产品和资本,学习西方先进技术。

莱希的“大撒币”和他的盘外招

与4年前大选一样,原本计划抵制大选的伊朗民众踊跃参与投票固然有支持鲁哈尼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对保守派上台后伊朗未来的担忧。

鲁哈尼四年来的经济数据虽然看起来漂亮,把国家GDP增长率从上任时的-6%拉到了2016年的+6.5%,但增长主要来自伊朗核协议签署后石油出口解禁带来的利好,而真正涉及大多数人就业和生活的非油气产业及其产品出口在鲁哈尼四年任内反而缩水。据3月份民调,超过7成民众认为伊朗核协议没有在经济上带来实际好处。可惜,莱希并没有能把民众对鲁哈尼的失望转化为自己的选票。

null

△ 伊朗GDP增长率在2016年的时候已经达到6.5% (来源:IMF)

莱希虽然不断抨击鲁哈尼的民生政绩,但却摆出了底层民众代言人的民粹主义姿态,提出“大撒币”经济方案,引发民众更大担忧。他承诺当选后将把政府每月发给民众的补助提高三倍(从约人民币100元涨到人民币300元)。伊朗预测提高政府补助只能靠印钞来解决资金来源,届时,鲁哈尼政府执政四年期间好不容易从40%回落到个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将再度高企,其中,汽油价格将飙升70%(约从1.8元/升涨到3.1元/升)。最后连伊朗议会议长、保守派人士拉里贾尼都看不下去了,要求个别候选人“尊重选民,多拿实际政策,不要空许诺言”。

在就业问题上,莱希宣称当选后每增加一百桶万原油产量将创造20万就业机会。伊朗石油部随即发布研究数据:每增加百万桶原油产量,最多将给上游企业增加15000个直接和间接就业岗位。莱希不断发布类似违反常识的言论,令伊朗中上层民众担心其是否有足够的学识和资历担任伊朗总统。

在政策制定方面,莱希大量启用内贾德政府成员,让伊朗民众担心其一旦当选,内贾德统治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灾难将再度降临。内贾德本人却对莱希毫无好感,选前三天,莱希阵营在twitter发布声明称内贾德宣布支持莱希,但一小时后就遭到内贾德发言人反驳。内贾德阵营甚至呼吁支持者在选票上写下内贾德的名字。

不过,虽然在辩论和政策方面不如鲁哈尼,莱希在体制内媒体、军队乃至最高领袖的支持上却略胜一筹。

独立于伊朗总统、直接隶属于最高领袖的伊朗国家广播电视台积极配合莱希选举造势。在加里巴夫退选前,国家电视台全面报道莱希和加里巴夫的竞选活动,极力渲染鲁哈尼不会在第一轮获得过半选票胜出。在加里巴夫退选后,国家电视台又在新闻下方打出字幕称加里巴夫呼吁支持者投票给莱希,尽管加里巴夫第二天才正式发出呼吁。保守派报纸《今日祖国》及媒体Tarsim News报道鲁哈尼在伊斯法罕伊玛目广场选举造势活动时,把广场人山人海的场面处理成门可罗雀的影像。面对国家宣传机构的不公正待遇,鲁哈尼只能寄望选民“通过选票惩罚被宗派利益把持的国家广播电视台”。

伊朗最高法院也向改革派施压,最高法院法官批评改革派阵营在电视辩论和选举活动中抨击保守派的言论过于激烈,“俨然扮演起了体制反对者的角色”,并威胁大选后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哈梅内伊则隐晦地批评鲁哈尼“用享有的言论自由批评国家没有自由”。

选前48小时,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调动大量安全人员和宗教民兵进驻德黑兰。改革派议员Sadeghi认为,保守派在为选举舞弊及选后镇压做准备。鲁哈尼告诫伊朗革命卫队和宗教民兵,“遵从伊玛目霍梅尼遗嘱,不要介入党派政治斗争”。于此同时,莱西阵营却玩起了心理战,故意制造胜券在握的态势,在德黑兰预定礼堂举办选后庆祝大会、大量印刷胜选海报。

根据伊朗各政治派别公布的选前民调,改革派民调认为鲁哈尼将以61%对30%的得票率大胜,保守派民调认为莱西以48%领于与鲁哈尼的45%。总体来说,如果不发生做票舞弊,鲁哈尼赢面较大。

null

△ 伊朗大选前一晚上的街拍,鲁哈尼大量的支持者涌上街头,一度导致德黑兰交通陷入瘫痪

不论最后谁当选,伊朗的政权体制都会显示着自身的成功性。不断出现的保守派候选人,使得民众担忧,若不出门投票给温和派候选人——虽然无论保守派和温和派都隶属于伊斯兰政权体制——国家似乎会陷入更大的灾难。于是,高的投票率会表明民众对伊斯兰政权的支持,尽管革命后38年来发生的一切,让人觉得大多数伊朗民众对体制乃至宗教不再拥有曾经的热情。

世 界 说 权文武

发 自 伊朗 德黑兰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