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笔肤谈]追踪熊迹!克格勃在中国活动一瞥

2016-06-30 17:14 投笔肤谈
  • T大

《驼铃》歌词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每当这首旋律悠扬的《驼铃》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总令人情不自禁想起《戴手铐旅客》。这部拍摄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电影讲述的是:"文化大革命"初期,某科研单位突然发生一起凶杀案,保密室工作人员被暗杀,某尖端导弹的燃料样品也被盗窃!在接下来的故事里,人们看到了主人公刘杰在被诬陷之后被迫踏上流亡的路途中的曲折离奇与惊险种种,穿插其间的是其与真凶的斗智与斗勇。

《戴手铐的旅客》电影海报

尽管电影并未明言那个试图窃取中国军事机密的境外势力是谁。但在那个年代,大家都很明白,刘杰和他的战友们所面对的那个"境外敌对势力"其实就是苏联的特务组织克格勃。

对于这个克格勃,中国人并不陌生。其前身为捷尔任斯基创立的"全俄肃反委员会"(即,契卡)及斯大林时代的内务人民委员部下属的国家安全总局。1954年3月13日,克格勃(俄文简称КГБ,即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附近的卢比扬卡广场11号,也就是契卡的旧址上正式成立。

克格勃总部

克格勃是一个凌驾于苏联党政军各部门之上的"超级机构", 主要负责情报搜集、反间谍、国内安全和边境保卫等工作,它只对苏共中央政治局负责。这个被英国情报机关称为"世界上空前最大的搜集秘密情报的间谍机构",与美国的中情局、以色列的摩萨德、英国的军情六处并称为世界四大间谍组织。

中苏友好宣传画

鉴于克格勃的特殊性质,当中国人乍一听到克格勃在华活动的消息时,并不感到奇怪。毕竟,中苏两国在历史上也确实有过一段"敏感时期"嘛!但是,如果有人说,即便是在中苏蜜月时期,克格勃就曾对这个"社会主义"兄弟有过想法,恐怕相信的人就不多了。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解放初期的抓特务不仅仅是针对美蒋

1956年盛夏的一个凌晨,沈阳市公安局突然闯入一位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尉军服的人。据此人介绍,他是总参谋部的一名军官,奉命到东北执行护送机密文件的任务。由于列车误点,他和战友只好临时在沈阳的"大方旅馆"住宿。早晨醒来后,他们惊讶地发现公文包内的机密文件不翼而飞……此事非同小可,沈阳警方迅速组织力量从事此案的侦破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案件最终真想大白:作案者正是这家旅社的经理杨如扬,其真实身份是克格勃的秘密情报员!

而这个时候的克格勃,才不过"两周岁"。尚在蹒跚学步,它就把目光盯上了那个古老的东方邻国。

社会主义阵营宣传画

为了顺利在中国开展工作,克格勃确实下了一些功夫。那个杨如扬之所以被盯上,不仅仅是因为其诞生在一个中俄混血的家庭,而且他的那个白俄父亲曾在伪满时期向日本人出卖过苏联情报员并致其丧命。当这个"软肋"被克格勃获悉之后,他们如获至宝,马上找到杨氏父亲,软硬兼施……

威逼,连同金钱收买、美色引诱等手段一样,不过是克格勃发展"组织"的寻常手段而已。据说,他们还曾针对中国搞过一个大手笔。那就是,以苏联国家教育委员会的名义在黑海海滨城市敖德萨举办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大学生夏令营,向包括80多名中国大学生在内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大学生发出邀请,企图在中国高干子女中发展组织。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的"苦心"有了回报。

中苏交恶,特别是珍宝岛事件爆发后,克格勃的在华活动达到了一个高潮。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个发生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的传单事件!

王府井百货大楼旧景

这年3月,也就是珍宝岛事件爆发后不久的一天,在当时北京乃至全国都是最繁华的百货商店--王府井百货大楼的一个窗口,随风飘下许多花花绿绿的传单。本来,在文革时期,人们对那些随处抛撒的传单已经司空见惯。然而,当他们于不经意间拾起一看,顿时惊呆了!原来,那些传单上赫然写着:"珍宝岛事件"真相:中国侵略苏联!

事后查明,那个抛撒传单的沙知平原是广西某农场的员工,在被克格勃女间谍色诱之后下水,从事中国"文化大革命"、军事以及经济情报的收集工作。

那个年代,像沙知平这样意志薄弱的民族败类虽然为数不多,但其活动一度还是很猖獗的。曾有在原内蒙兵团插队的知青回忆,珍宝岛战斗打响之后,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在他们插队的中蒙边境附近,就有人向对面打信号灯……

中国不会坐视克格勃在华活动

当然,中国方面是不会坐视这种活动猖獗与蔓延的。前面提及的那个总参密件失窃案中,几名间谍最终被中国司法机关处以极刑。这表明,即使是面对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中国在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等方面的立场也是不容质疑的。

到了中苏交恶之后,中国对"苏修特务"的重视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虽然其中有许多事后被证明是子虚乌有甚至是冤假错案,但有些工作,则足以载入中国反间谍工作史册。那个曾经震惊中外的"北京西坝河间谍案"即为典型一例!据当时的新华社报道,1974年1月15日晚,苏联驻华使馆一等秘书马尔琴柯夫妇、三等秘书谢苗诺夫夫妇等人,在北京朝阳区太阳宫附近的西坝河桥与克格勃派遣特务李洪枢秘密接头时,便被中国公安人员和民兵铁桶合围,人赃俱获!

新华社对于这一事件的报道

这,用新华社那篇报道的原话来说:他们自以为躲在阴暗角落里偷偷摸摸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无人知晓……太愚蠢了。他们的罪恶活动,逃不出有着高度革命警惕性的中国人民雪亮的眼睛。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