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二次元:以纯爱之名的肉体交易

2017-03-14 22:38 杜绍斐
  • T大


null



杜少按


不论是否听过二次元,蜜桃大胸、细腰丰臀、黑丝嫩腿你绝不会拒绝。


当这些成为现实,虚拟性幻想迅速膨胀成一个欲望交织金钱的世界。姑娘们穿上动漫角色衣服,扎上小辫,嘟起小嘴。在相机前,胸腿毕露,春光乍泄,网上称之为:福利。


靠各类大尺度照片,姑娘收获追捧、金钱,千万直男亦踏入软色情漩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幕后参与者是一群女大学生,甚至未成年女孩。


这是杜少的第19篇真实故事,你将看到一个以「纯爱」为名的色情世界,无数姑娘用情色照片挑逗直男们的欲望。肮脏不堪背后,无数灵魂在孤独中漂流。


注:本文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null



「给你500,来套露点图,骚一点的,宝贝」


聊天窗内消息快速滚动,在「萝蜜酱的后宫花园」的QQ群中,每分钟以超过300条井喷,呼唤群主小婧到来。


手指轻点,26张照片顺着网线在468位群成员的屏幕上闪现。


照片一经发布,群里更加癫狂,「色气满满」「小姐姐好萌!」「好き。」「腿prpr奶prpr」刷爆QQ群。


虽然已是深夜1点26,但小婧毫无睡意,她知道,500只是餐前甜点,今晚重头戏还在后面。


照片中,小婧穿上深蓝连体泳衣,双马尾纯如处子,浑身上下白色沐浴露星星点点,望着镜头,玉口微张,下牙轻轻咬住嘴唇,似埋怨,也似渴望。亦或一身校服,裙摆下的绝对领域嫩若荔枝,隐秘部位用创可贴盖上,禁忌地带不可触碰又充满魅惑;


「这是2月福利照,小哥哥们拿好。下个月会拍一套水手服!没交上月50元会员费的请补上」


这一晚,小婧入账2万。


null


图片仅供示意,并非小婧本人


19岁生日刚过两个月的小婧,在这些人眼中宛若公主,信众遍布微博、QQ群各大平台,没吃早餐,拥趸争相奉送;发个新发型,就能收获300多点赞。但大家最期待的还是福利照的日子。


不出24小时,她的照片将经过层层传播,形成数千万浏览。


同小婧一样用软色情「福利照」获取关注的姑娘成千上万,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福利姬」。


水手服、女仆装、百褶裙、连体泳装,只要能将直男体内的荷尔蒙点燃,勾起直男每一寸性幻想,福利姬可以穿上你能想到的一切。这些元素,全部来自一个动画、漫画、游戏各种内容构成的虚拟世界:二次元。


据统计,中国泛二次元爱好者超过2个亿,产业收入高达300亿。所有爱好者中,最独特的一个,就是小婧。


null


更多精彩内容和评论请移步关注众公号「杜绍斐」,ID:shaofeidu


小婧记第一次拍「福利照」,在高二。


就读于天津一所二流高中,小婧成绩平平,家庭环境并不富裕。1998出生那年,父母刚好赶上失业潮,铁饭碗被砸得粉碎。小婧刚满月,爸爸披着皮夹克钻进绿皮火车,南下成为东莞人才市场的一员,养活全家,妈妈成为家庭主妇,老往麻将馆里钻。


3岁后,小婧经常被一人留在家,妈妈拿了台诺基亚手机给她,有事电话。


不被关注的成长经历导致小婧话不多,这个青春期的少女皮肤白,身材不错,暗恋甚至表白的男同学不少,但她从不跟他们多说一句,交际圈仅限于一方课桌的前后左右。


同桌姑娘是个二次元资深爱好者,成天不写作业看漫画。高一暑假,她去北京看漫展,拉上了小婧。刚走进会场,一个男人就过来,攥了攥手里的白色单反邀请小婧拍照。


没等小婧说话,同桌替她答应下来。犹豫间,小婧换上一套衣服,扮成日本动画「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的女主角凌波丽。几天后,同桌一到教室就拉着她:「小婧,你的照片被发到网上,好多人看!」


null


日本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角色:凌波丽


半个月后,摄影师又约小婧拍动漫照片,一下午给500块。将信将疑,这个高中女孩没敢跟家里说,打着逛街的幌子求同桌陪她走一趟。临换上衣服她发现,衣服比上次轻薄,尺码又小了两号,胸部和黑丝大腿在相机镜头前暴露大半,「这样不合适吧」。


摄影师双眼放光:「别动,这样刚刚好!」。


「咔嚓」两声,不到5分钟,小婧完成自己第一套专业作品,顺手挣了500块,请同桌吃了顿麦当劳。嚼着麦辣鸡翅,小婧还是不明白,「你说,这大哥的哪来这么多钱呢?」


「发到网上卖啊,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null


图片仅供示意,并非小婧本人


一周后,照片在二次元论坛上发布,小婧还有点不敢看。同桌告诉她,网上都炸了,人们争着灌水留言,互不相让,评论字里行间满载崇拜,甚至有人掏钱想买她的丝袜,趁热刚脱下来的,不要洗。


就在这时,一个大部分高中生必须面对的困扰改变了小婧的命运:新买的苹果手机被教导主任没收了。


这个少女并不想因此被妈妈唠叨,但失去手机的她就像丢了魂。一次凑足上千元不是小事,同桌姑娘建议她拍套二次元照片,自己卖,这是唯一的办法。


能上的全上,能露的绝不吝啬,泳装、皮鞭、和服、甚至一丝不挂,小婧使出一切方法拍出一套尺度极大的照片,标价每套50,堪称福利中的福利。半个月后,一台全新的iPhone手机躺在她手上,小婧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一整个学期,小婧沉浸在发现新大陆的新鲜感中,随着在圈里名气渐长,她的拍摄尺度越来越大,成了圈内明星,粉丝还为她建了QQ群,众生膜拜。


在群里,小婧被称为「小公主」,粉丝对她百依百顺。随时有人陪她聊天,吐槽学校生活,也有人说要奔波千里看她一眼。现实生活中缺失的关注,似乎在这里全能找到。


为了报答大家,小婧也经常发图给粉丝,裙底、内衣暴露,姿势极为挑逗。只要开心,自己还免费发露点照给大伙看。


null


图片仅供示意,并非小婧本人


去年,小婧考上一所本省三本大学。相比学业,她的福利事业如日中天,粉丝超过2万,靠卖图和会员费动动手指就月入过万,比985大学毕业生挣得还多。


看见她总买新衣服,妈妈问她哪来的钱?小婧笑了笑,在外面当家教补贴家用,还能给妈妈减轻负担。


「滴滴滴…滴滴滴…」随着屏幕右下角弹出小窗,小婧又多一个崇拜者,10秒钟,对面问她:


小骚货,一晚上多少钱?


null


名气越来越大,烦恼随之而来。


打开微博,每天有猥琐男私信裸露照片恶心她,还有伸手党让小婧发更多的照片,言辞一点不客气,有人说她这么骚,给点图怎么了?


与此同时,福利姬的内部竞争更让小婧疲惫。为了短时间疯狂吸粉,成为无数男人眼中的掌中宝,福利姬裙底越露越多,拍照下限越拉越低,尺度越来越大。


还有福利姬打着未成年旗号四处宣传,更有人为了出名,拿起皮鞭、蜡烛表演SM,甚至吃各种奇怪食物,非常猎奇。更有聪明人把社交矩阵辐射到全球网络,在tumblr、twitter上建立账号,造福海内外华人。


null


图片仅供示意,并非小婧本人


圈子的幕后推手是微博福利大号。少数推手会免费帮福利姬推广,更多人会要求福利姬等价交换。筹码可以是会员名额,或是本人的福利照,更有人直接要求肉体代偿。


摄影师们拍一套福利图要价千元,势力远超福利姬,拍完经常要求姑娘以肉付费。一位摄影师直言:圈子美女多,拼着出名,想不赚钱都难。


null



揭开整个二次元世界,不止小婧这样的福利姬,摆弄情色的人遍地皆是,在这个2亿人的圈子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情色漫画师在社交平台公开分享情色作品。还有人在正规电商平台上售卖,人人可买。


更有姑娘抛弃福利照,直接搞起性交易。同失足妇女不同,比起钱,她们更看重感觉,美其名曰「要零花钱」。从数百元到上万元,价格高低全看姑娘心情。


福利姬及情色群体只是很小一部分,相比之下,整个二次元世界也同现实拉开巨大距离。


去年,整个互联网上泛二次元爱好者超过2亿。在动画、漫画、游戏、小说各种文化内容构建的虚拟世界中,有人从中获得快乐,也有人走向极端。拼命发声,抱团、鄙视、偏执、骂战随处可见。


只看原作动漫的人臭骂接纳改编的人,单身的嫉妒有对象的,不同COS群体相互瞧不上,极端爱好者绝不允许任何现实话题出现眼前,攻讦四处交织,有网友做出一副二次元部分群体鄙视图,缭乱眼花:


null



尽管各成一派,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在其中打发时间,逃避现实,寻找存在感。


去年,一项调查显示,近70%二次元核心爱好者是95后,声量也最大。


他们一面在网上热衷攻讦异见,另一面又拼命逃避现实、寻找存在感,这群的二次元爱好者的特征犹如硬币两面,汇聚一点。


网络二次元的狂欢,其实是一代人的孤独。


null


心理学研究显示,从小缺乏社交和关注的人群,更容易在人际交往上暴露弱点,95后一代人就是典型。


作为最后一代独生子女,伴随城市扩张失去大杂院伙伴,迎来手机、电脑在中国迅速普及,是真正玩电子产品成长起来的一代。


在二次元文化的大本营日本,受生存压力影响,独生子女不在少数,更早受到电子产品影响的他们社交障碍比中国更加严重。


一项调查显示,在1万名男女中,23%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是「宅人」,不愿跟别人沟通,也深深感到不被理解。


巨大孤独感笼罩下,国民状态堪忧,2016年联合国公布的「世界幸福度报告书」中,日本国民幸福度8年间大幅降低,在126名国家中排名107位。


null


日本年轻少女的房间


与日本相似,「中国儿童发展报告」数据显示,正处于青春期的2000年前后一代中国年轻人,21%每周超过2次出现抑郁症状,20.1%感到不幸福。


就算不踏入二次元门槛,依然有很多渠道为这一代人提供逃避现实的港湾。


网吧少年刷LOL没日没夜,看杂货铺的女孩连看直播10小时,在农村,同样有几十万杀马特少年用常人无法理解的宗教仪式,偏执标榜与众不同。


去年11月,两名95后男孩相约自杀,随之还牵出一个相约自杀的QQ群,里面充斥厌世及自我否定的负能量,一个光怪陆离的群体在世人面前缓缓打开,震惊网络。


表面上,互联网为我们带来更便捷的通讯交流,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拉越开。


整整一代人的心理问题,无人关心。


null


梭罗曾说,城市是几百万人一起孤独生活的地方。


现在看来,当时的梭罗太乐观了。如今95后独生子女同互联网交织成长后,站在一座座千万人口的钢筋混凝土间,这种孤独令人恐惧。


随着去年二胎放开以及中国人对内心关怀越来越看重,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兴许有所改变。


但小婧未来出路在哪,无人知晓。


早上9点半,小婧在床上揉了揉眼睛,打开电脑看见自己被粉丝们讨论整晚,冷冷一笑。


打开手机,一条信息来自支持她半年之久的老主顾:关注你挺久,很喜欢你,能做我女朋友么?


小婧愣了一下,十分钟后回道:


「很感谢你,但我不配」。


公号「杜绍斐」,ID:shaofeidu


null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